二○一七国际军事科技动态盘点

2017-12-29 11:12:15  [来源:]  [作者:]  
字体:【

   现在请按“开始排版”,看看效果吧?

  一路上,俩人恩爱交织,狂喜窃笑皆成涟漪;夜宿边关望明月,晓闻羌笛报晓声,恨不得一生一世如此相守.胡天八月,风沙连翩,高大的他总是为瘦小的她举一把伞,怕她白皙的皮肤被强烈的紫外线晒伤,她一直是那么瘦。
  跟着旅行团去楼兰遗址。夕阳刺眼如血,风干的石窟上百孔千疮,诉尽了沧桑,她不时被路边胡杨树上旋起的秃鹫吓得惊叫。导游笑着告诉大家,别害怕,那些飞禽只吃死尸。
  夜了,汽车突然爆胎,众人只好弃车而行。她的脚崴了,他陪着她一步步慢行,渐渐地掉了队。他背起她,向着远方的灯火蹒跚而去。大漠的天气喜怒无常,转眼间刮起沙暴,他把她藏在背风处,用脊梁替她遮挡风沙。一切风平浪静后,他又背着她赶路。
  她心疼他,要他歇歇。他笑了笑说不要紧,然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继续前行——他不敢停下来,因为他知道,刚才的沙暴,卷走了他们的背囊。他没有告诉她。
  天亮了,远处的灯火逐渐消失。他还没找到路,她发现背囊丢了,顿时惊慌起来。他笑笑,摸着她的长发,说不要紧,有我呢。夜幕再次降临,他们筋疲力尽,却又望见远处的灯火。她走不动,他又将她背起,身后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。
  第三天,他也没有了力气。她的眼神开始绝望,爬在他怀里哭。他好言相慰,抬头之间无意看到飞逝的流星划过夜空,心中有了答案。他计算好了一切,陪她说话,不再着急赶路。他知道,远方的灯火,只是天边的星光。他和她,早已经走进绝境。
  白天,她渴得快要昏迷,肌肤上泛起一层层脱落的皮,泛着淡淡的红。他看着心疼,说我们不走了,很快会有人来的。伞早已经不见,他用双手撑地,将她放在自己的影子中,任凭阳光侵袭着后背。他一直这样的坚持,看到她憔悴的面容,干裂的嘴唇,落下泪来。一滴滴,都溅在她的唇间。而她,却已经不省人事。
  他们失踪的第六天中午,营救小组望到沙漠深处的不时飞起几只秃鹫,他们心生疑窦,走近看时,便有几个人失声痛哭:他早已死去,却还保持着那种俯卧的姿势,双手深深插入沙里,后背被秃鹫啄得血肉模糊。而她,完好无损的躺在他的影子里,宛若熟睡。
  两个月后,她恢复健康,在他坟墓旁搭了间木屋,给他的墓旁种满植物,梧桐树、常青藤……一片稠绿如绘,浓郁的树阴遮住了墓碑。
  她也要他,一生睡在自己播种的影子下,清凉如泪。
  注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,这里仅作软件测试使用。
相关新闻
 最新热点
E—mail:jjkeq@qq.com(合作及广告) ICP备案号:苏ICP备16018416号 版权所有:盐淮网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Copyright ©jjkeq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